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亲情散文 > 【编辑推荐】 【头条推荐】

父亲与收藏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9年08月24日 12:20 来源: 投稿 作者:彩云追月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父亲与收藏

  收藏最初的宗旨,往大了说,是一个民族的记忆、证据。往小了说,是满足一些文人雅士的内心需求。

  父亲对艺术品的喜爱、痴迷是从爷爷那里耳濡目染来的。听父亲说,爷爷早年在青岛买的一座院落里存放了不少古玩、玉器以及名人字画,后来都被日本人的飞机炸了。解放初,爷爷接受组织委派,从天津来西安创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30工厂。自此,我们家在西安落地生根。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毕业于西安体育学院的父亲留校任教并兼任西安田径队的总教练。短短数年,父亲就展现出了非凡的工作能力。先是训练出了勇破亚洲女子100米栏纪录的张慧芬,又将陕西田坛宿将狄捷敏、狄捷强姐弟俩送进了八一队。他带过的学生还多次获得过全运会的各项奖牌。

  父亲热衷于收藏,并不是追求阿房宫赋“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中对财富的积累。为了收藏他,节衣缩食,这令我十分的尊重理解他。父亲收藏的字画都是他亲自登门所求,且多以高校书画家的作品居多。这些艺术价值较高的作品并不受书画市场的热捧,也就是说从本质上讲,父亲的收藏不能带来丰厚的利益回报。父亲前年因病去世后,我常常会独自面对父亲的几十年的藏品,告诫刚刚研究生毕业的女儿:“姥爷留下的藏品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出售(捐赠的除外),那是他栉风沐雨,穷尽一生所藏。”

  “妈妈,您的话我一定记住!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更不会让姥爷的心血白费。”听到女儿的承诺,我欣慰至极。难得她年纪轻轻就如此明事理。

  十三个王朝建都的古城西安。人们对书画和艺术品市场的追捧热度似乎从未减少过半分,并大有愈演愈裂的之势。不幸的是现在全社会对收藏基本上已经转变成一种商业的博弈,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为此目的而来。其中巨大的利益吸引着无数收藏爱好者投身其中。

  我曾陪父亲去过一次朱雀路古玩市场,就感触颇深。都说书画市场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其中利益之大,风险之大,可想而知。在我看来,古玩市场门前往来的顾客个个都像八旗子弟的后裔,他们带着用旧报纸包裹的或已购买或将出手的藏品,行色匆匆,脸上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神秘和高深莫测。

  熙熙攘攘的古玩市场里有真品,同时也混杂着大量赝品,许多抱着捡漏的心态的藏家趋之若鹜地来到这里“淘金”,想以小博大,渴望一夜暴富。其实哪有那么多漏可捡。近些年古玩造假的手段花样翻新,层出不穷。例如字画造假,以前是将作品的宣纸手工揭两次就出来三张,只是墨色稍淡些,纸质稍薄些。谁能说它不是真迹?国画对于墨色原本就有墨分五色“焦、浓、淡、湿、青”之说。现如今采用最先进的电脑技术将画家真迹扫描,然后电子喷墨。造出的赝品能达到连作者本人凭肉眼都几乎分辨不出来的程度。青铜器的造假,用化工原料,让它生的铜锈全部符合那个年代器物所具备的铜锈特征,可以假乱真。至于陶瓷的造假更绝,卖家将真品用切割机切成几部分,再与复制品粘在一起,出售时只将有真品的那一部分陶瓷给藏家看,并说这是经过专家断过代的。如此,不明就里的藏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购买就上当了。

  八十年代初父亲调入陕西师范大学体育系工作,父亲在教学上春风化雨,为国家培养出了众多德才兼备的人才。如今,这些在事业上都有所建树的学生们成了同行业的佼佼者。他们始终心怀善良,感念老师的培养和扶助。

  工作之余的父亲还时常虚心向我国四大草书之王的卫俊秀老先生以及书法大家曹伯庸教授虚心请教,也就在此时,父亲的书画收藏量达到了鼎盛时期。父亲对书画的鉴定水平一点也不亚于专家,几十年来的钻研、学习、总结。使得他有了去伪存真的本领。如果一直顺着这个方向走,我想,父亲会成为一名真正能著书立作的收藏大家。可惜的是后来父亲渐渐将他的收藏兴趣转向了杂项收藏,其中包括玉器、瓷器、木雕、牙雕等。

  父亲常鼓励我收藏。“乱世藏黄金,盛世兴收藏。英英,我建议你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好好给自己存些艺术品,这可都是文化瑰宝……”父亲一番雄浑刚健、掷地有声的说辞并没有打动我。对他的话我向来充耳不闻,概因我原本对收藏的兴趣就不浓厚,觉得里面水太深,深到不可测。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和金钱,收藏的却有可能是谎言包装的赝品。加之那些年要辛勤工作,经营婚姻,教育女儿,孝敬父母,实在是分身乏术。

  我一直都相信亲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而父亲留下的藏品就是连接我们父女俩情感的纽带。父亲节前夕我照例要整理这些曾被父亲视为艺术珍宝的藏品。樟木箱子里的书画要一幅幅展开通风,博古架上的木雕、瓷器、玉器也只是轻轻拂去表层的尘土,因为要留住上面父亲的气息。在箱子的底层我找到了父亲多年前收藏的一个淡黄色的寿星立像,将立像拿到手中细细端详……

  立刻,逝去的一切就像一幅幅色彩鲜艳的电影画面出现在我脑海里。

  ……那年,我陪父亲去参加央视的鉴宝活动。活动地点就设在省图书馆。西安市作为全国除北京、上海高校最多的城市,有三十多所高校云集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古都。建在南郊文化区的省图书馆的藏书量居西北五省之首。图书馆建筑雄伟壮观,馆内装修更是大气庄重。中厅两侧的大理石墙上分别刻着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和“书山有路勤为径”的名人佳句,那是西安最著名的书法家亲笔手书,字迹苍穹有力,大气磅礴。我们赶到时,大厅内已经聚集了百余名市民。大家带着着自己的“宝贝”,翘首以盼的等候北京中央电视台的专家的“鉴宝”。我环顾四周后又将目光落向了身旁的父亲。父亲身着中式服装,头带一顶深色呢子帽。他儒雅俊逸、玉树临风的样子在人群中显得那样的卓尔不群。父亲是标准的国字脸,他眼睛深邃、鼻梁挺拔,嘴唇厚实,棱角分明。眼前的父亲俨然已经是一副谦虚严谨的学者风范。上仓是公平,它赐给我了一位事业有成、器宇轩昂、品德高洁而又仪表堂堂的父亲,注定只能让我平凡、平庸、普通、渺小。便不如此,那又能如何?上苍是忙不过来的,不可能都事无巨细的照顾到每个人、每个家庭。对于命运的安排,欣然接受就是了。

  我们被主办方安排站到了队伍的前列,几位身着藏蓝色职业服装的工作人员已经恭候在“鉴宝”办公室门口。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我随父亲带着两件“宝贝”推开了位于大厅一侧的鉴宝工作组办公室的大门。央视鉴宝栏目组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现场的工作人员胸前都佩戴着工作牌,那白色的牌上清晰地印着“国家一级工艺美术师”几个红字,见此,我悬着的心放下了。随后与父亲一起站到了书案的对面。

  ”先生,请问,您带了几件藏品?”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鉴定专家用谦和的语气询问父亲。

  “两件。”父亲的回答自信而肯定。

  “我们从第一件开始吧!”

  “好的。”

  父亲拉开黑色皮包的拉链,取出两个包装盒。他小心翼翼地从其中的一个包装盒拿出了他的第一件藏品,揭开外面包裹的一层黄色缎子面,—坐牙雕寿星立像呈现到眼前。外行看没有任何问题,颜色淡黄,雕工匀称,人物面部表情自然生动。通体线条流畅,立像身材比例合理恰当。父亲对自己的藏品是有信心的。他满怀希望地看着……专心致志到快屏住呼吸了。

  工作人员先是将寿星立像拿在手中仔细查看,认真到连寿星立像的头发、足底等细微处也不放过。随后他将立像在手中轻轻掂了掂,接着又用高倍透视镜上上下下仔细看了几遍。原本表情自然的鉴宝专家渐渐地皱起了眉头,整个人看起来也严肃多了,没有了刚才的轻松与温和。我预感到了不妙。

  “先生,很遗憾!您认为是象牙材质的寿星立像,经过我的仔细检查。鉴定结果恐怕要让您失望了。这座寿星像的材质不是象牙的,它的材质是树脂。这样的仿品在九十年代初大量出现过,是从工业生产线上批量生产出来的,机器雕刻,不是手工雕刻。”事出无常就是妖,象牙的材质本就稀缺,大象又是国家保护动物,国际动物保护组织早就明文规定禁止出售用象牙、象骨制成的艺术品。象牙是仅次于犀牛角的珍稀材质。因此市场上不可能有大量的象牙制品存在、流通,这不符合客观规律。

  “请工作人员再帮忙认真看看,这寿星像是我花了了我整整一个月的工资。我们搞收藏有个行规,还过价就必须买。这关乎到个人诚信。店家介绍当初收购这雕像的时候,那人说是家传的,祖上中过的举人。”父亲解释着,分辨着,争取着,他锲而不舍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因着急而显得有些激动。此刻,我头脑无比清楚,也无比冷静。皆因平日里此类话听得太多了,多不胜烦。大凡做古玩销售的都会编故事,故事的内容总之要和皇亲贵胄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所售藏品必是出自这些人家,无论故事编的有多离谱,有多离奇,有说的自然就有相信的。否则,经营古玩的商户岂不是都要为此关门歇业。从业者个个都要失业了吗?“打眼”,这样的鉴定结果,父亲肯定是一时难以接受。

  面对父亲上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那平常总伟岸形象示人的父亲。只能默默地注视着眼前已经发生的一切。甚至不切实际地幻想着事情的能有转机,希望工作人员能在最短时间找出更有力的论据推翻刚刚得出的鉴定结论。

  “先生,我的鉴定结果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海市蜃楼。是有科学依据的,是专业的,更是严谨的。您看,首先将这件寿星像拿在手中,它很重,也就是说它的比重很大,而真正的象牙质地很轻;其次,我用高倍透视镜仔细看了它的内部结构。象牙的内部结构和动物的骨头一样,应该是网状的,而我在高倍透视镜下没有看到它该有的网状结构。另外传统象牙制品都是由技艺精湛的工艺师手工雕刻而成,工艺师要先构思、再精雕细刻。反观这尊寿星立像粗糙、笨拙的雕工,分明就是流水线下机器雕刻的产物,然后再用打磨机打磨的光滑流畅,以达到以假乱真,掩人耳目的效果。综上所述这件象牙寿星立像我们给出的结论为赝品。老先生你如有异议,我们可以继   续探讨。”工作人员态度诚恳,语速不紧不慢地说道。算是对父亲的安慰。

  父亲默默地将寿星雕像包好,他表情失落,全然没有了初来时的兴奋和期待,尽管他一直都努力地在我面前克制、掩饰自己沮丧的情绪。此情此景让我想起有一年,我出差到北京参观恭王府,营业员介绍说王府内的一个假山下的一块大石头刻有一个硕大的‘福’字,是康熙给孝庄皇太后祝寿时题的字。寓意深刻:多子、多田、多房等等,总之生活中能多的一切都包括在内,王府内目前销售的大红色的立轴“福”就是由工人在那个石刻的‘福’字拓出的。闻听介绍,我感觉那“福”字无所不能。也和其他游客一样,冲动之下我为父亲购了一幅,祈望能给父亲带来幸福、健康、长寿。回来后冷静细想就发现问题了?王府内一天销售这种“福”字多达成千上万幅,任由工人日夜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加班加点,手工拓是绝对拓不出来的。可见一定是经电脑扫描制版后统一印刷的。如此一来分文不值。

  第二件藏品是四大名砚之一的端砚,经过鉴定,属真品无疑。出了图书馆大门,我长出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有一件是真品,不然父亲该多么失望、灰心啊……

  父女俩走在回家的路上,见父亲步伐沉重,神色黯然。我难过不已,并决定以后绝不会参加此类活动。“爸!您别太自责,也别太在意。关公都败走过麦城,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在我还没有想好该怎样劝慰父亲的时候我的话已经脱口而出。这就是我说话的风格,过于简单、直接,缺乏深思熟虑。将父亲比喻成老虎,恐怕也只有我才能说出这样不过脑子的话。这要搁在以前,必定招来家教甚严的父亲一通训斥,但今天他没有这心思。他有他的顾虑……

  “英英,买到赝品的事别告诉你妈妈!”

  “爸!您放心,我一定替您保守秘密,我不会告妈妈的。”

  父女俩像一对刚刚闹过意见分歧马上又讲和的忘年交,彼此心领神会。

  自那以后,父亲认真吸取经验教训,积极调整了收藏的方向和策略。不再涉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只是潜心研究书画收藏。正因为如此,今天,我才有幸见到这些书画佳作,深刻的体会到传统文化所散发出的独特魅力。

  感谢父亲!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31982.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蒸面皮的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彩云追月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4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9-06-17 19:06 最后登录:2019-07-17 10:07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记忆里的清明

      2014 年是农历甲午马年,是一个万马奔腾的年份,也是中日甲午海战纪念年。今年,清明...

    • 油灯点亮

      油灯点亮 油灯点亮,许多许多遥远的记忆多多少少地翻动朴素而绵远的诗情,那怕只是点...

    • 致我最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一)致父母 是父母给了我宝贵的生命,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让我看到旖旎多姿的世...

    • 跳端公的干爹

      跳端公的干爹 小时候,我总是多灾多病,我的养父养母很迷信,让我拜过两个干爹,一个...

    • 柿树的变迁

      我家临街的窗前有四棵柿树,那四棵柿树茁壮得早都越过了楼顶,巨大的树冠连成了一片,...

    • 母亲的缝纫机

      在母亲的房间里,放着一台缝纫机。不知不觉间它已经陪着母亲走过了三十多个春秋。它被...

    • 难舍故园情

      难舍故园情一土墙房子 文/寒雪梅子 从四季河逆流而上,在岚城路14.6公里的地方有一处...

    • 打工的母亲

      打工的母亲 母亲一生勤劳,即使现在年过花甲,也依然不服老。一直吵吵着要出去打工。...

    • 城与人生(修改)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余晖染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在住院楼的二...

    • 母亲

      母亲 母亲病了。这些天,我们姐弟几个轮流守护着她。在病床前护理母亲的日子里,细想...